当前位置:
首页 > 西语阅读 > 西语美文 > 西班牙语图书:《等你呼唤我的名字》

西班牙语图书:《等你呼唤我的名字》

西班牙语图书:《等你呼唤我的名字》

直接购买

编辑推荐

西班牙销量突破50万册,一年再版8次!横跨影界与文坛的西班牙传奇作家“心灵守护者”埃斯皮诺萨疗愈之作。比情话更动人的成长独白,比拥抱更温暖的当代寓言,在全球掀起“埃斯皮诺萨”效应。

作者简介

阿尔伯特·埃斯皮诺萨,西班牙知名畅销书作家,电影、电视剧、戏剧编剧,同时也是演员、导演、工程师。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:14岁时被诊断出患骨癌,左腿被截肢,接着又在16岁失去左肺,18岁切除部分肝脏。反复进出医院、与病魔抗争10年后,他的癌症终于痊愈,这场亲身经历被翻拍为美剧《永远的红手带》,在全球掀起“埃斯皮诺萨”效应,使其俘获大批粉丝,并获誉“死神知己”。

埃斯皮诺萨惊人的生命力也延续到其艺术创作领域。目前,他已参与创作了25部电视剧、14部戏剧以及8部电影,获奖无数。此外,他还是《加泰罗尼亚报》专栏作家,电台节目常驻嘉宾。

译者:马功勋,西班牙语教师,曾任警察局、法院、医院陪同翻译,业余时间为西班牙华人报社及西班牙语学习平台撰稿。

目录

1.如果你唤我,我会放下一切……但你要开口
2.要享受独自说出的“我爱你”不是件容易的事
3.无人等待的孤独
4.有时候一对情侣承受的太多,连爱都无法化解
5.当爱迪生呼出最后一口气时,灯泡会亮起
6.因为走得太急而忘记带走那个味道
7.表露你从未有过的激动是件有益的事
8.喜欢是现在时,爱是过去时
9.如果你在年幼时迷失,长大后就不会重蹈覆辙
10.红色手帕遮住了深紫色手帕
11.他们是我的一部分……是我目光的映射
12.所有那些曾被称为爱的东西
13.在学会走路之前要先学摔倒
14.一只充满希望的手和一张空白支票
15.第二次进加护病房
16.无法理解别人的眼泪
17.生命的意义之一就是去寻找那些碎片
18.侏儒长成了大人
19.当寻找变成狩猎
20.做自己,还是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
21.两个儿子
22.你若唤我……我这就来

文摘

11.他们是我的一部分……是我目光的映射

我慢慢地走进加护病房,发现所有人都因我的微弱存在而转过头来。
我很害怕,我知道作为一个陪床,我必须跟他在一起,但是这件事让我感到恐惧。我住进那家医院只是为了切除扁桃体,从理论上来讲,我的旅程应该很快结束,而加护病房可不在我的日程之内。
病房里的其他病人不停地望向我。虽然在那个时候,一个侏儒和一个孩子几乎没有什么区别,但我还是觉得他们提前察觉到了我的不同之处。
那个到我房间叫我的护士走在前面,我跟在她后面,感觉就像急于被人带到一个传唤者的面前。
从那刻起,我决定低下头。因为在那个混有叫声、鼾声和无声痛苦的地方,我不想看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。
加护病房以及他们发出的三种不同声音让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虽然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有这种才能,但我记得汗毛真的竖了起来。
走到房间的尽头时,我看见了他。
虽然只过了五小时,可我感觉他好像老了五岁。
他裸露的缠满纱布的躯体露在外面,身上连着一根呼吸导管。
除此之外,还有十几根电线从他的身体里导出,仿佛是被取出的一部分。
“你坐在他旁边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护士说着递给我一个小木凳。
我拿着木凳,慢慢靠近他的床。在另一张床上,摆放着所有能在他抽屉里找到的东西:带有灯塔的照片,数字列表,那个奇怪的一半是灯塔一半是单目镜的简陋装置。
他的呼吸很有力,好像有四个人在同时吸气。
他的眼睛微闭,我猜可能是受了麻醉药的影响。
他是我认识的马丁先生,但是好像冬眠了……就像一只被人无情地射杀了无数次的动物一样。
我没有立即坐到他身边,我一只手拿着小木凳,另一只手抚摸着隔壁床上放着的他的东西。
我觉得我是那间加护病房的闯入者,所以害怕坐在他的身边。
我感觉自己正在侵占那个能看透我的人的领土,试图理解他的世界,好在这危急关头能够靠他近一些。
可是那里没有其他人,他说过,这些人在他的世界中已经不复存在。
……
我把那些信、照片和那个奇怪的物体放在床边的一张小桌上,想到这些东西是从另一张桌子移到这张桌子上的,我就觉得有些奇怪。
马丁先生还是闭着双眼。他的左手离我很近,手指微微分开。
我让自己的手靠近他的手,但没有碰到它,在离他半厘米的时候我停了下来。
虽然他正处在死亡边缘,但是我还没有和他熟到要去握他的手。
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,而事实上却足够强烈,因为与此同时我听到……
“你害怕握住濒死之人的手,对吗?”
我吓了一跳。
我望着他,他的眼睛微微张开,注视着我。
即使他血管中流动的血液像缺少了辛烷的柴油,他眼神中的专注依然如同我刚见到他时一般。在他的身体里,有一种物质在以另一种速度运转着。
我能感觉到他的无穷力量,但我知道这种力量或早或晚都会停下来。
我朝他笑了笑,然后握住了他的手,一切都出于本能。
“我感觉自己仍有一整个肺。”说着,他摸了摸自己的胸,“这说明某些地方出了问题,对吗?”
“我也这样认为。”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。
“小丹尼,他们跟你说我快要死了吗?”
“小丹尼”……再也没有人这样叫过我。
我看着他,我知道在生命中,有些时候需要说实话,而有些时候则需要谎言……
“对,我知道您快死了。”
现在就是那种必须讲实话的时刻,因为我知道,即使我骗他,他也不会相信。